• 网站投稿:admin@pkuer.net新闻热线:0895-11111111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贵州威宁县委书记被绑架案真相披露

2014-03-14 19:56编辑:admin来源:未知 评论:点击:

贵州威宁县委书记被绑架案真相披露
绑架现场示意图。向春/制图

  新华网贵阳5月18日电(记者石新荣、刘文国) 近日,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被绑架一案在社会上被传得沸沸扬扬,贵州省公安厅分管刑侦的副厅长赵翔日前接受“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透露,该案已侦查终结,案情已真相大白。

  矿石生意血本无归 异想天开绑架书记

  据警方介绍,实施这起绑架案的犯罪嫌疑人名叫吴胜利,湖北省广水市人,汉族,1969年7月出生,初中文化、无业,住湖北省大冶市城西路,案发时暂住威宁县党校宿舍李桂林家。

  2006年12月,吴胜利经人介绍与威宁县无业人员李桂林合伙做矿石生意,但被人用假矿石欺骗,血本无归,吴从亲友处筹借的7万多元全部赔光。案发前10多天,李桂林夫妇外出躲债,暂住在李家的吴胜利身上只剩200多元钱。这时一个在云南做矿石生意的熟人告诉他,在云南1000多万元就可开一个新矿赚大钱。这个消息使走投无路的吴胜利似乎又看到了一线翻本生机,他打算通过捷径搞到巨款到云南开矿。

  如何能快速搞到巨款呢?吴胜利自作聪明地认为最理想的办法是搞到县财政的钱。据他交代,一开始他打算绑架财政局长或县长,但又想,若绑架财政局长或县长,他们可能做不了主,最后都要向县委书记请示。想来想去,不如直接绑架县委书记。为实施这一计划,案发前10多天,吴多次到县委书记王炳荣在威宁县武装部院内的住处“踩点”。4月13日晚,吴发现王的住处灯亮,遂前往实施犯罪,将受害人暴力挟持一个晚上。第二天,察觉异常的当地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当场抓获,成功救出受害人。据介绍,吴胜利因涉嫌绑架罪,4月14日被威宁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月30日被威宁县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当地公安机关经过大量侦查,证明吴胜利犯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是一起以勒索巨额钱财为目的的刑事案。当地公安机关在侦查终结后,已于5月10日将此案移送威宁县人民检察院,由检察院依法对其提起公诉。受害人获救后经

医院治疗,目前病情明显好转,已能下地行走。

  县委书记攻心斗智 嫌犯忘形束手就擒

  赵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笑称,此案的“技术含量”太低。犯罪嫌疑人急于发财,又没有多少常识。从他居然要县委书记向财政局长索要巨额现金的要求就可以看出,其金融知识极其贫乏。

  案发当天20时40分左右,吴胜利带上装有铁棒、绳子、胶布、裁纸刀等作案工具的旅行包,假称是新来的秘书,以送文件为由,骗开受害人房门。进门后,吴挥起铁棒朝王的头部猛击三四下,将其打晕,然后将其拖到卧室躺下,并用绳子捆绑住手脚。

  待王清醒后,吴胜利让他打电话叫财政局长,要对方“马上准备好2100万元现金送到宿舍来,否则就不要活命了”。尽管王炳荣头部受伤严重,浑身虚弱无力,但一直竭力与犯罪嫌疑人周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吴胜利把绑架金额降到1600万元,并提出要分400万元给王炳荣,王炳荣假意答应,设法麻痹对方,并巧妙地让犯罪嫌疑人为他解开了被捆绑住的手脚。

  次日9时许,县长吴学军接到了王炳荣“送1600万元现金”的电话后颇觉蹊跷,遂到其住处求证。他发现 客厅有擦过的血迹,立即通知了县公安局局长赵毅。赵毅赶到后,脱掉皮鞋,蹑手蹑脚进去,发现王炳荣卧室门半掩。往里一看,王炳荣正躺在床上,满脸是血。“这时,书记发现了我,朝我招招手,又指着另一间卧室门示意。”赵毅说。见此情景,赵毅连忙穿上皮鞋,几步跨到门前,一脚踢开门,大喊一句:“我是公安局的!”

  当时,犯罪嫌疑人恰好到另一间房去查看“送钱的车来了没有”,不仅远离人质,手中也没有任何凶器,赵毅的喊声一下子震住了吴胜利。他被擒后交代说,当他听到公安局几个字时,腿都吓软了,在门后缩成一团。有着20多年公安经验、要从事刑侦工作的赵毅说,幸亏犯罪嫌疑人没有作案经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说,王炳荣在被挟持长达14个小时的过程中,沉着冷静地与犯罪嫌疑人攻心斗智,也为顺利获救赢得了时机。

  以讹传讹扭曲真相 有关人员出面澄清

  这一案件虽然是一起单纯的刑事案件,但由于被绑架者身份特殊,案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未通过主流、权威媒体及时公开事实真相,致使社会上一时流言骤起,猜测丛生。

  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认为,威宁县非法煤窑屡禁不止,是引起社会上种种猜测的重要原因。近年来,威宁县多次发生重特大事故,去年造成15人死亡的威宁县东风镇“5·2”特大瓦斯爆炸事故,威宁县原县长因此辞职。王炳荣上任后,要求当地有关部门加大整治无证煤窑的力度,可能伤害到一些人的利益,因此引发了关于这起绑架案原因的某些“联想”。贵州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何刚说,威宁县整治的无证煤窑,投资都不过几万元,与索要上千万元赎金的绑架案扯不上关系。

  威宁县县长吴学军说,威宁县35个乡镇都是产煤乡镇,治理无证煤窑的工作一直都在进行,最近几天,县政府还在组织炸封无证煤窑。吴胜利不是本地人,也与本地煤矿矿主无任何瓜葛,如果确因整治无证煤窑问题实施报复,“首先也应针对县长,而不会是县委书记。”

标签: